“歡迎回家!”今年是黃埔軍校90周年華誕。6月,在紀念黃埔軍校建校90周年座談會上,廣東省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鄧新柳,面向海內外黃埔校友、親屬及後代熱情洋溢的致辭猶在耳邊;9月18日,這位剛過完85歲生日的老人卻已駕鶴西去。
  被蔣介石指定做警衛員
  鄧新柳出生於軍人世家,父親是同盟會會員,叔伯都是黃埔軍校的學生。鄧新柳的兒子鄧崇正向南都記者講述了父親的從軍經歷,“父親從小就從鄰居、老師口中聽到不少關於祖父的英勇事跡,在推翻清政府的過程中,祖父也做出了貢獻,亂世中護送孫中山從上海回到廣州。年輕氣盛的父親估計是被這些事跡深深影響了,滿腔報國熱血,高中畢業後就報名到成都黃埔軍校本部學習。”
  順理成章,1948年,鄧新柳成為了黃埔軍校第23期學員,也是在大陸的最後一批黃埔學員。
  1949年底,蔣介石突然從重慶來到成都,隨行的只有十幾名心腹,他指定包括鄧新柳在內的黃埔生給他當警衛,寸步不離地保護他。鄧新柳曾向媒體講述這一往事:那個時候,蔣介石經常給學生們訓話,直到後來他離開大陸。12月底,軍校學生宣佈起義,是留還是走,每個人的選擇都不同。時年20歲的鄧新柳,選擇了往西康方向撤退,步行了3天,在半路上遇到解放軍游擊隊,併入瞭解放軍部隊,跟著他們圍追堵截胡宗南。
  黃埔軍校的這些經歷,給鄧新柳往後跌宕的人生埋下了伏筆。在他2007年擔任廣東省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時,接待臺灣退伍軍人,為尋找共同話題,鄧新柳提議高歌黃埔軍歌,果然一曲唱罷,對方話匣子一下子打開了,天南地北,無所不談。
  今年6月,是鄧新柳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場合,作為廣東省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,他為黃埔軍校建校90周年座談會致辭,真誠地向臺灣和海外黃埔同學呼籲,攜手並肩弘揚“愛國革命”的黃埔精神,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,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“中國夢”做出貢獻。
  棄戎從文執教廣雅
  棄戎從文,是鄧新柳後來的選擇。解放後,鄧新柳考上了廣西師範大學,後來院校調整,他到了中山大學中文系就讀。
  在廣雅中學執教鞭可以說是鄧新柳一生的“重頭戲”。在廣雅中學工作生活了近60年的他,留下了一段段傳奇佳話。
  剛剛恢復高考那幾年,鄧新柳被校領導委以重任,擔任畢業班的班主任及高三級組長。沒有教材,就自己編寫;沒有複印機,就人手抄寫。在兒子鄧崇正的印象中,那時的父親很少在晚上11點前能回到家的。在那段特殊的時期,為排解壓力,鄧新柳經常抽煙喝酒,曾經有兩次由於支氣管擴張吐血而被救護車直接從學校送入醫院。
  儘管自己沒日沒夜地工作,然而對於學生,鄧新柳卻要求“減負”:每天下午四五點,他都把學生“趕”到操場上鍛煉。在他的努力下,廣雅中學82屆和83屆,連續兩屆學生考取了廣州市高考文科狀元。
  今年6月,在面對媒體採訪,總結自己在廣雅教書的經歷時,鄧新柳曾自豪地表示:講臺就是我的“戰場”,是看不見硝煙的“戰場”,“不怕死”、“敢拼搏”的黃埔精神一直激勵著我不斷前行。
  表揚遲到生的良師
  “鄧老師有一個本領,就是當臉色一黑時,馬上又可以笑起來。”在學生眼中,鄧新柳從來不輕易對學生髮火。廣雅中學42屆學生何裕威向記者回憶道,有一次,一名學生在上課後才氣喘吁吁地跑進教室,鄧新柳就當場表揚了他。“遲到也能被表揚,放在今天有點意想不到吧?”何裕威說,鄧新柳不會隨便批評學生,“因為他不知道學生遲到的原因是什麼,有時可能是排隊看校醫,人太多了,所以才遲到。但是他會表揚學生對遲到的態度。”
  鄧新柳曾向學生表明,“我就表揚你喘氣的態度,雖然你遲到這件事情可能會對其他同學造成影響,但是從你的態度證明你是知錯的,知錯能改善莫大焉。”
  一次作文課上,鄧新柳請學生周冬香朗讀自己的作文《我的理想》。周冬香在作文中寫道:將來要當一名工程師,為祖國的建設貢獻自己的力量。
  當時,在“文化大革命”“又紅又專”的影響下,“成名成家”都是禁語。然而,鄧新柳並沒有打擊學生,他反而在講評時給予高度贊揚:“我們不要怕別人說有成名成家的思想,我們就是要經過努力學習成為人民的專家!”這席話深深鼓舞了學生,後來周冬香果真考上了大學,成了一名造船工程師,實現了自己的理想。
  愛讓孩子寫檢討的嚴父
  對學生和藹可親的鄧新柳,在家裡是出了名的嚴父。鄧崇正回憶與父親共處的點滴,最讓他難忘的是那一張張再三修改的“檢討書”。“年少時,我有點小調皮,有時會偷別人單車上的鈴鐺,有時會偷摘學校果樹上的果子,被父親知道後,即使是深夜12點,他也會把我從被窩裡拉出來,寫檢討。”鄧崇正說父親極其認真,檢討書不僅要書寫工整,不能有錯別字,還要語法通順。寫完後,朗讀一邊,貼在牆上,有人到家裡來的時候,就讓他順便參觀一下。
  低調內斂的鄧新柳生前並沒有向家人交代太多事情,鄧崇正對父親的瞭解很多都是“後知後覺”。比如,有一次,他閑來上網搜索父親的名字,無意中看到了父親的名字出現在2008年汶川抗震救災先進個人名單上,才得知父親為汶川救災一下子捐出了萬元。而平時節儉的父親,至死也沒有穿過一次兒子買來的近千元的鄂爾多斯羊毛衫。
  而在最後轉入重症監護室前,鄧新柳最掛心的事情是交黨費,當保姆示意已完成“任務”時,已說不出話來的他艱難地長吁了一口氣。 採寫:南都記者 梁艷燕
  鄧新柳
  男,1929年9月出生,廣西柳州人,中共黨員。1948年8月考入黃埔軍校23期步科,後分配到廣州廣東廣雅中學工作,任語文科科組長、校工會主席。
  2007年至今任廣東省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,2013年9月任廣東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副會長。
  2014年9月18日,因病辭世。  (原標題:黃埔老兵廣雅儒師)
創作者介紹

住家清潔

os57osrfg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